这是在玩弄百里灵儿的感情,这是在玩弄百里家族,这是要彻底得罪死百里家族的,甚至说不定的百里家族的那个老怪物都会亲自出面替自己宝贝孙女讨个公道。

  但是这个女人反悔那就不一样了,大伙会认为百里灵儿的脑子总算清醒了。

  “本小姐最讨厌的就是开玩笑。”百里灵儿冷笑不已。抬头看向天空,今晚的夜色可真是迷人啊。

  “还有,你没有资格指责本小姐骗你,因为你之前也骗过本小姐!本小姐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李泽道砸吧砸吧嘴,想狠狠的反驳一下,怎奈何人家说的那都是大实话。

  “就算你想报复我,你也不能把自己给搭进去不是?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李泽道苦口婆心,一副对对方着想的表情:“你可是百里家族的天骄啊,而我不过是也就是天赋高一些长得帅一些的少年天才,我是万万配不上你的,你这样可是在侮辱你自己啊。”

  他真心希望这个女人别一错再错,回头是岸。

  百里灵儿嘴角扯了扯,冷笑不已,这家伙还真是不要脸。

  “本小姐从来都不觉得有哪个男人配得上我,但是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而你勉勉强强还算可以,加上本小姐相当的想报复你,看你这样本小姐的心情就相当的爽,所以就是你了。”百里灵儿大眼睛在李泽道身上乱瞄。

  还真别说,这家伙讨厌归讨厌,还是长得挺帅的。

  “你有病啊。”李泽道怒道。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

  想起自己现在好歹也算是这不是人的玩意儿的未婚妻了,百里灵儿赶紧将“有病”这两个字吞咽了回去。

  “反正见你如此憋屈,本小姐这个心情啊,那是相当的美丽,所以你别指望本小姐毁了这门婚事,有本事你自己毁去。”百里灵儿眼睛微闭,轻轻的呼吸着,表情舒坦无比。

  李泽道真心觉得,这个女人疯了,就算没疯脑子基本也进水了。

  “既然如此,那就……呵呵呵……今晚跟我走吧,别回去了。”

  李泽道决定使出杀手锏,眼睛肆无忌惮的百里灵儿身上滚来滚去。

  百里灵儿恨不得将李泽道的眼珠给挖出来,却是羞涩不已的说道:“讨厌……记得温柔一些哦,人家还是第一次哦。”

  李泽道彻底败了,他知道这个女人压根就不吃自己这套,她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敢跟自己去开房的。

  对她来说,压根就没有所谓的爱情。

  她嫁给一个男人,也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家族利益亦或者正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女人终究是要嫁人,嫁给你还是顺便恶心你折磨你,何乐而不为?

  这样的女人,无疑极其的可怕,还是离得远远的好。

  李泽道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百里小姐你实在是太耀眼了,跟你在一起我着实自惭形秽得可以,咱们在一起大伙肯定会背地里议论纷纷说你百里小姐的品味太差了,眼睛太瞎了,脑子进水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白里灵儿白了李泽道一眼。

  不是说要做那种羞羞的事情吗?那就赶紧啊,本小姐还想好好感受一下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滋味呢?是不是男人啊,婆婆妈妈的。

  “我想说的是,我决定潜心修炼变得更强,这样才配得上你的高贵……那我先修炼去了,等哪天我成为灵宇境修为的强者,定当回来迎娶百里小姐您……哦,假如那时你还没嫁人的话。”

  李泽道话音未落,转身就跑。

  等李泽道彻底的消失在面前之后,百里灵儿这才反应过来。

  然后,她脸上的肌肉开始抽,她心里浩浩荡荡的狂奔而过一大群曹尼玛,凌乱无比。

  百里灵儿终究没有追过去,她比谁都清楚,她追不上对方。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冷冷一笑,喃喃自语。

  只是令百里灵儿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天过去了,李泽道竟然没去找公输玲珑,而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百里灵儿几乎将整个鲁城的每个角落都翻遍了,愣是找不到李泽道的踪迹,所以几乎可以肯定,他已经离开鲁城了。

  更让百里灵儿憋屈异常的是,李泽道离开的理由必须由她来说,毕竟他们已经在外头“过夜”了,已经有夫妻之实了。

  这简直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来。

  “他去哪里了?”百里灵儿看着公输玲珑,表情显得阴沉。

  她觉得自己被往死里侮辱了。

  她万万没想到,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真的跑路了,他就真那么讨厌自己吗?

  “不知道。”公输玲珑一脸风轻云淡的看着花池里那鱼儿,心情早就没有之前的那种压抑。

  家族限制她的行动,不许她离家一步。

  恰好,她也没想走出家里。

  李泽道让她在这里等他回来。

  “真不知道?”百里灵儿的面色更是阴沉,那小手都握紧成拳头,“还是不愿意说?”

  “真不知道。”公输玲珑回头看着百里灵儿说,“他只跟我说他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具体的他并无多说,我也没多问。”

  这自然是谎言,公输玲珑知道李泽道想潜入那些人当中盗取破天斧,只不过这件事情无论怎样都不能说。

  百里灵儿冷笑:“是吗?”

  对于这个女人所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相信。这个女人一定知道那个不是人的家伙躲在哪里。

  “别让本小姐找到你,否则定将你剁碎成肉泥蒸包子喂狗!”百里灵儿着实恨得牙痒痒。

  公输玲珑没再多说啥,反正不管自己说啥,这个女人也不会相信。

  对于百里灵儿的行为,公输玲珑只能说压根就是作茧自缚自作自受。

  明明可以让李泽道狠狠的丢一次人的,却是偏偏故意整这么一出,现在好了,自己反倒陷入这旋涡当中了。

  当然,打心底她是极其感激这个女人的,若非这个女人从中作梗,她此时怕是已经跟百里蛟龙订婚,并且启程出发前往百里家族了。

  于是公输玲珑多说了句:“他说他会回来迎娶你,他就一定会回来的。”

  百里灵儿闻言,发出冷冰冰的嘲讽声:“你觉得他能突破灵宇境?”

  说起这事,百里灵儿就气得浑身发抖,鼻孔都冒烟了。

  “能!”公输玲珑想也没想的点头,语气毋庸置疑。

  “你还真看得起他。”百里灵儿冷笑不已。

  “不是看得起,而是相信,莫名的相信。”公输玲珑说,“说了你也不懂。”

  于是百里灵儿就想打人了,谁说本小姐不懂了?你这是在说本小姐是白痴?你才是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

  “从现在开始,本小姐要住在这公输家族里。”百里灵儿贝齿恨恨的咬了下,相当霸道的说。

  公输玲珑点了点头,心想有这样一个女人为伴,倒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家族不会在强迫自己做什么事情。

  “小蝶,赶紧把我隔壁那空房间收拾出来让灵儿小姐住。”

  “是,小姐。”

  ……

  荒无人烟的密林里。

  周围布满毒瘴,静谧异常。

  只是周围偶尔传来几声哪个毒虫兽类的嘶鸣声,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死寂。加上太阳已经落山缘故,所以显得极其昏暗。

  那显得如此潮湿的空气中更是有着一股极其刺鼻的腐朽味道,像是有什么毒虫兽类的尸体正腐烂一般。

  这种显得如此熟悉的味道让李泽道极度的不舒服,他只能不时的屏住一下气息,让自己少呼吸几口这令人作呕无比的空气。

  看着前方那显得有些熟悉的场景,李泽道知道在继续往前行走数十丈,便可看到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尸坑。

  虽然他曾经抵达那尸坑跟前亲眼目睹过那种难以形容的恐怖画面,但是李泽道实在没有勇气在靠近一次。

  到最后由于这股味道实在太冲击人的神经了,因此李泽道不得不后退离远一些,随后来到一处溪流之地,盘腿坐了下来,闭目凝神,进入修炼状态,静静的等着那些“同胞”的出现,好将自己带走。

  至于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李泽道并没有多想。

  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冥界山。

  这是坎部落跟乾部落交界处的一座山。

  此山蜿蜒盘曲,山峰高耸入云,更是有着极端的天气,不时天降闷雷,狂风暴雨大作,像是要将这群山给劈成碎片似的。

  得益于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因此这里也被列入了神域十大凶地之一,加上这山似乎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天材地宝什么,即便是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的强者,也没想随意踏入这片区域。

  此时,一只七彩斑斓的蝴蝶竟是在那狂风暴雨中快速穿行。

  诡异的是,那一道道劈下的闪电,那豆大般的密集雨点,那可以轻松将一颗大树给吹断的狂风,似乎都没办法伤害到这只显得神秘的蝴蝶一丁点。

  它的身影依旧高贵,神秘,速度快如闪电。

  就在这时,前方一道闪烁着蓝色寒芒的闪电猛地劈了下来,一时间黑夜如昼。

  这道威力惊人的闪电似乎改变了周围的虚无,使得这一片区域,仿若时间的流逝都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如同与世隔绝一般。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1465/2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