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玄天铜人虽然说没有办法完全压制追风麒麟这边,可是已经足以改变场上的实力对比了。

  如果说追风麒麟这边,没有人能够压制肖寒的十八玄天铜人的话,那么追风麒麟一族的胜算就很小。

  风无尘目光阴冷的盯着不远处的肖寒,现在其实单单从气势上面来看,他们追风麒麟这边的确是处于不利的局面。

  肖寒的身边虽然说人数并不多,但是却个个都身手不凡,战斗力强悍,其实风无尘虽然说将玄凤城和飞天虎妖族等势力给拉到了同一阵线,可是真的动起手来,郭大等人并不一定靠的住。

  不过幸好追风麒麟这边,也不是完全没有后手。

  想到这里,风无尘一脸恭敬的看向身后那位从始至终都没有吭声的身穿黑色长袍的老头,恭声叫道。“风无痕长老,这一次恐怕只能请您老人家出手控制局面了。”

  那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无尘,你的表现老夫看在眼里,不错,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着,那老者轻轻挥了挥手,示意风无尘可以退开了。

  等到了风无尘和风轻灵一脸恭敬的站在了那个黑袍老者的身后,这个时候,众人这才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那黑袍老者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九公主等人身后的那株黄白相间的花朵,原本波澜不惊的眼神当中,这个时候也是一片火热。

  那老者看着那株神魄聚灵花,一脸垂涎不已的说道:“神魄聚灵花,真的是神魄聚灵花,哈哈哈,看来族长说的没错,这可真是天助我,竟然真的找到了这种传说中才存在神魄聚灵花,哈哈哈”

  整个神识空间当中都回荡着那个黑袍老者畅快的笑声。

  接着,那个黑袍老者突然间将身上的黑袍一扯,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劲装来。

  这个时候,那个黑袍老者往前重重一踏,在地上响起一阵低沉的脚步声。

  而随着那个黑袍老者的动作,从他身上原本流露出来的那种并不十分出众的气息,突然间开始暴涨了起来。

  “咚”

  当那个黑袍来再次往前踏出一脚之后,原本就在暴涨的气息,更加的凌厉了起来。

  “咚”

  而当那个老者再次踏出一步的时候,他身上的那股凌厉的气息,居然已经硬生生的突破渡劫期前期的修为境界,直接显露出了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实力来了。

  八阶大妖,原来这个老家伙居然是一头八阶的追风麒麟。

  这种强者,哪怕是在追风麒麟一族当中,应该也不多见吧?

  “臭小子,现在你已经没有资格跟老夫谈条件了,把那个炼化了我族中人骸骨的那条小蛇妖留下,现在离开,我还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否则的话,就不要怪老夫下手无情了。”

  那名叫风无痕的黑袍老者平平淡淡的声音当中,蕴含着的确实强大的自信和凌厉的杀机。

  他的这番话,就好像是一道惊雷在众人的耳边炸响一般,就连整个神识空间都在微微颤抖似的。

  现在追风麒麟一族的队伍当中,居然出现了一头八阶大妖。

  一头八阶的大妖,这可是相当于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超级高手。

  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一名老家伙,居然能够隐藏在人群当中,骗过了所有人。

  这种级别的高手,不要说是肖寒了,就算是肖寒和杨四郎、玉媚娘娘等人全部都联手,恐怕都没有办法撼动才对。

  这个叫风无痕的老者一出场,就直接颠覆了场上的实力对比。

  现在,追风麒麟这边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碾压肖寒这边的所有人了。

  看到这里,不单单是杨四郎等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就连肖寒的脸色也罕见的阴沉了下来。

  肖寒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那位黑袍老者风无痕,心里也是吃惊不小。

  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老家伙,居然是追风麒麟一族当中的顶尖强者。

  原本肖寒还认为,这一次的追风麒麟一族当中,就派了两个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出来,却怎么也想不到还有一位渡劫期的超级高手隐藏在人群当中。

  这也难怪,有一位渡劫期的超级强者在背后坐镇,所以风轻灵的底气才这么足。

  哪怕是肖寒将十八铜人请出来了,表面上好像是可以抗衡一位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高手,可是实际上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

  肖寒虽然现在掌控了那十八个玄天铜人,可是毕竟肖寒的实力现在还只是通幽期巅峰境界而已,他的实力,还没有办法发挥出十八个玄天铜人的全部实力来。

  所以,十八个玄天铜人在追风麒麟一族的长老风无痕的面前,能够坚持多久,肖寒的心里都底都没有

  杨四郎紧皱着眉头,目光望向肖寒,一脸凝重的说道:“追风麒麟族的这个老家伙隐藏的可真够好的,知道现在到了这神识空间当中才显露出来,一位堪比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高手,可不容易对付,恩公你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人族炼气士也好,还是妖兽当中也好,每一个小境界之间都有难以想象的差距,一头八阶的大妖,足以改变场上的实力对比。

  风无痕一出场,场上的局势就完全被追风麒麟一族给扭转过来了了。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像神魄聚灵花这种神奇的宝贝,咱们要是得不到,就算是直接毁掉,也好过留给追风麒麟一族的家伙。”

  接着肖寒一声冷笑道:“没关系的,如果是之前,我们还真的奈何不了一名堪比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大妖,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一头八阶的大妖,还没有资格让我肖寒知难而退。”

  肖寒刚刚说的那番话,根本就没有刻意的放低音量,他既是说给杨四郎等人听的,也是说给追风麒麟一族的所有人听的。

  所以肖寒的声音完全没有做任何的处理就直接扩散开来,在整个神识空间当中回响。

  “哼!”那黑袍老者风无痕冷笑一声:“既然你这么冥顽不灵,那今天就死在这里吧。”

  黑袍老者风无痕的脸上满是杀意,脸色也是很快就阴沉了下来。

  以他八阶妖兽的身份和实力,风无痕足以无视在场的所有对手。

  原本风无痕还想着这一次远古遗迹之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那株神魄聚灵草的。

  可是现在肖寒等人这么冥顽不灵,那就怪不他风无痕心狠手辣了。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黑袍老者风无痕现在已经动了杀心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晒,顷刻间就让整个绅士空间当中都杀气腾腾的。

  而听到了黑袍老者风无痕的命令之后,玄凤城城主郭大等人的脸上也是杀气满满。

  之前跟肖寒的恩怨一直都没有了解,现在接着追风麒麟一族的相助,郭大觉得,想要将肖寒等人都斩杀,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见对方开始动手,肖寒轻声说道:“那个叫风无痕的老家伙就交给我这十八个玄天铜人了。”

  肖寒双眼之中也是利芒闪动,很显然,肖寒也是动了真怒了。

  现在追风麒麟一族的对手当中,最难对付的就是那个叫风无痕的黑袍老者了。

  现在肖寒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想办法把风无痕给死死的拖住。

  只要拖住了身为八阶妖兽的风无痕,追风麒麟一族的其他人就不足为虑了。

  说道这里,肖寒的信念一动,从他的脑海当中有一道神识的力量开始扩散开来。

  而随着肖寒将自己的神识力量扩散开来,肖寒面前的那十八个玄天铜人开始移动了起来。

  短短的一瞬间,之前曾经在大殿之外施展过的阵型就被十八个玄天铜人给施展了出来。

  这些玄天铜人,现在已经完全被肖寒给操纵着。

  只要肖寒的信念一动,十八个玄天铜人就会被肖寒控制,十分的灵活。

  现在肖寒就是希望十八个玄天铜人,能够将那个风无痕给拖住就行了。

  肖寒也知道用十八玄天铜人想要战胜一头八阶大妖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想要死死的拖住,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给我围起来。”

  一声爆喝从肖寒的嘴中传了出来,十八个玄天铜人就这么一闪,就这么冲向了风无痕,接着玄天铜人身上金灿灿的颜色开始变成了暗金色。

  一道凌厉的气息开始从十八个玄天铜人的体内爆涌而去,源源不断的冲向了那个风无痕。

  “给我上。”

  见到肖寒操控那些玄天铜人十分的顺手,那风无痕的脸上也不由得闪过一丝狞色。

  之前他隐藏在人群当中没有显露实力的时候,在大殿当中他曾经也亲眼见识过这十八个玄天铜人一旦联手施为之后,能够爆发出来的那种十分恐怖的战斗力。

  现在风无痕见肖寒准备用十八个玄天铜人来拖住自己,心里也是十分的不爽,

  “哼。”

  那风无痕先是一声冷哼,随时准备出手,将那些玄天铜人打成废品。

  这个时候,风无痕会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众人,冷笑道:“都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上?”

  听到这里,玄凤城城主郭大和李虎等人也是重重点了点头。

  包括飞天虎妖族和巨狼妖族的两名长老在内的所有强者都是同时身形一扇,十几道人影就直接化作一道道残影扑向了正中央的肖寒等人。

  “咻咻咻”

  一时间,整个神识空间当中都响起了一阵阵身型闪掠造成的破风声。

  “你们想要想走神魄聚灵花,除非从老子的尸体上踏过去。”

  见到那些朝着他们暴掠而来的玄凤城城主郭大等人,站在肖寒身边的杨四郎也是一声怒喝,整个一脚重重地跺在地上,整个神识空间都似乎在这个时候开始大地轻轻颤抖了了起来。

  “哼,杨四郎,咱们两人之间的较量,上一次还没有结束呢,今日本城主就跟你新帐老账一起算。”那玄凤城城主府的郭大早就已经等不及了,见昊天城的杨四郎第一个从肖寒的身边冲了出来,当下冷笑一声。

  “看你今天往哪里跑。”

  说着,郭大的身影直接化为一抹流光,对着杨四郎所在的位置暴冲而去。

  “士别三日,即当刮目相看的道理都不懂吗?你以为我还是之前的杨四郎吗?”

  见到老仇人,杨四郎的眼中也满是兴奋。

  之前跟郭大交手,杨四郎之所以不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在人族炼气士的地盘上,杨四郎根本就不敢将自己的巅峰战斗力给拿出来,毕竟他是一头妖兽,一头黑水玄天螭。

  杨四郎也不敢轻易的暴露身份。

  现在在这神识空间当中就不一样了,连追风麒麟的队伍当中隐藏着的一名八阶大妖都已经露面了,那杨四郎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况且现在杨四郎需要面对的并不是风无痕这头八阶的大妖,而是自己之前的死敌。

  仇人相见自然分外红眼。

  看到郭大冲向自己,杨四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狰狞的神色来。

  杨四郎的双拳紧紧一握,身上的气息毫无保留的散发了出来,原本瘦小的杨四郎,带着背后幻化出来的黑水玄天螭的形体,如同一支激射而去的飞箭一般,毫不退让的跟玄凤城的城主郭大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两个老对头这么硬碰硬的,场上很快就出现了一道恐怖的劲气。

  这道恐怖的劲气很快就在整个神识空间当中扩散开来。

  看真场上一触即发的大战,站在肖寒身后的玉媚娘娘脸上也没有丝毫的畏惧的神色。

  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位暴掠而来的飞天虎妖族的族长,玉媚娘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飞天虎妖?她倒是真的像看看,这会飞天的老虎,到底有多难缠。

  “那飞天虎妖族的长老就交给我了。”

  修炼了天使之翼的功法,还炼化了一头追风麒麟的翅膀。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玉媚娘娘倒是从来没有防守施展过自己的实力。

  之前有肖寒在她的身边,很多时间都不需要玉媚娘娘自己动手,就能够搞定一切事情了。

  可是现在,玉媚娘娘好不容易遇到了一次出手的机会,战意昂扬的她怎么可能会错过?

  一直以来玉媚娘娘都觉得自己跟在肖寒的身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帮的上忙的。

  这样一来玉媚娘娘就更加不会放弃这么好的一次出手的机会了。

  “你的对手是我。”

  玉媚娘娘突然间低喝一声,那妙曼的娇躯便闪掠而去,将那位刚刚动身,身形还在半空中飞天虎妖族的长老给拦了下来。

  玉媚娘娘的身形一闪移动之间,场上散发出一股铺天盖地的妖兽气息。

  场上除了玉媚娘娘和杨四郎之外,其实妖兽的数量很多,追风麒麟这边的高手,大部分都是妖兽的出身。

  玉媚娘娘负责对付飞天虎妖族的那位长老,第一出正在意义上的出手。

  “那巨狼妖族的族长便由我来吧,少城主,其他人追风麒麟族的人就只能交给你了。”周闵身形也是一动,直接将那巨狼妖族的长老,那名修为境界和实力堪比通幽期巅峰强者的长老给拦下了下来。

  从周闵身上弥漫出来的的气息,让那巨狼妖族的族长面上一喜。

  他能够很明显得感觉到,冲向自己的那个周闵,似乎是个昊天城的长老,可是修为境界和实力倒是并不怎么样,就算是在现在场上的双方高手当中都不能够算的上是出色。

  遇到这种对手,就连巨狼妖族的那位长老都有些暗暗叫好。

  这巨狼妖族是被玄凤城的城主郭大邀请来的,而巨狼妖族的这位长老,其实一点都不希望自己被捆绑在玄凤城的战车上。

  在之前感受到杨四郎是一头黑水玄天螭一族的七阶大妖之后,巨狼妖族其实早就已经有些胆怯了,可是现在已经被玄凤城的城主郭大给邀请来了,而还站在了追风麒麟一族的队伍当中。

  那巨狼妖族的长老不相信玄凤城,至少也该相信站在人群最前方,被十八个玄天铜人给围困在一起的那头八阶大妖追风麒麟风无痕。

  望着周围那些一交手就开始迅速纠缠在一起死战的双方,肖寒也是一脸微笑着点了点头。

  等到肖寒若有所感的转头看像了另外一边的时候,肖寒一眼就看到了那位选择踏空而来的紫发男子风无尘,接着肖寒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即将跟十八个玄天铜人交手的黑袍老者风无尘,最后看着周围已经越来越剧烈的几处战斗,出手在即,那风无痕先是用日光在整个神识空间当中扫视了一圈。

  这个时候,风无痕突然间回过头去,看着身后的那道俏丽的身影,轻声说道:“轻灵,你是我妹追风麒麟一族当中最出色的一位年轻族人,你有没有信心?”

  听到了这里,风轻灵那一双灵动的眼睛微微闪烁着,她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她迅速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无痕长老你就放心把,这一次的行动咱们是稳操胜券的。”

  “嗯,你不要大意,你也知道这一次咱们追风麒麟一族能不能顺利将那株神魄聚灵花给带回去,最后还是要看你的表现了。”

  “无痕长老放心吧,在这神识空间当中我们追风麒麟一族陨落了那么多的前辈,好不容易才换来了今天的这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让无痕长老失望的。”

  “哈哈,这就好,这就好呀。”

  听到这里,那个黑袍老者风无痕看着风轻灵自信满满的样子,也是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

  “嘿嘿,十八个玄天铜人就想要困住老夫,简直是痴心妄想。”

  冷笑一声之后,只见那风无痕大手一挥,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头凶猛的疯牛一般朝着那周围的十八个玄天铜人闪掠而去。

  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高手,一旦选择全力出手,那么散发出来的那种十分磅礴的恐怖气息,也是在风无痕身形一动的时候,完完全全的爆发了出来。

  渡劫期中期修为境界的高手,一头八阶的大妖,一旦动了真怒,那么,强大的实力和充沛的灵气,完全可以让整个天地都为之色变。

  “咚”

  二话不说,风无痕突然间出手,一拳打在了刚刚好冲上来的一头玄天铜人当身上。

  而伴随着风无痕看似平静如水的,实际上却是一场恐怖的气息,整个神识空间似乎都感应到了风无痕的存在。

  而风无痕一出手,周围那十八个玄天铜人身上的那种暗金色流转的感觉反而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给我破。”

  说着,那风无痕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第一个玄天铜人的胸口位置。

  “咔咔”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玄天铜人,硬生生的接下来了风无痕的一拳,只不过玄天铜人的身上开始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咔嚓声。

  要知道就连之前在远古遗迹入口的那座牌楼处,就连风无尘亲自出手跟肖寒争夺那十八个玄天铜人的时候,风无尘全力一击,最多也就是在玄天铜人的身上留下一道印记。

  可是这风无痕第一次出手,就差点让那个玄天铜人给一拳打的散架了。

  肖寒冷笑道:“嘿嘿,你不会以为,我的玄天铜人是这么好对付的?”

  说着,突然间从肖寒的身体当中散发出了一阵滂湃的神识,这个时候,十八个玄天铜人似乎也感应到了主人的指令。

  原本那个差点被风无痕给打散架了的玄天铜人刚刚好退回了队伍当中,连续在地上踏出了十几个深坑来。

  可是,当肖寒将自己的神识催动到巅峰状态的时候,不单单是周围的十七个玄天铜人受到了指令,就连之前那个快要被风无痕一圈打散的那个玄天铜人的身上,都开始散发出一阵十分诡异的气息来。

  甚至连原本都快要散架的那个玄天铜人,都开始出现了自我修复的迹象了。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1552/2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