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安的强身补气丹很香的,味道也好,效果自然也是一流的。

  这一点,早就试验过了,不但修炼者能吃,普通人也能服用。

  而眼前这位倒地昏迷的男子,三十多岁,身体枯瘦如柴,皮肤蜡黄,但是气息却很强,明显是一个修炼者。

  掐他人中穴的同伴,同样很瘦,身上有一股子凶煞之气,普通人都不敢太靠近。

  在修炼者拍卖会举行前夕,在这里遇到几个修炼者,很正常。

  王平安直接掏出丹药,而不是OTC药品,一看就是同行。

  所以,那人只是犹豫一下子,问道:“这是什么丹药?你可知道我这同伴得了什么病?”

  “我这是强身补气丹,专治身体各种虚弱,不但效果好,而且还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你这位同伴,看似气血两虚,已经虚到随时昏迷,再这么下去,会有生命危险啊。”

  王平安说着,已经半蹲在那人跟前,又小声补充一句:“你们是养蛊的吧?把身体养成这样,也算是让人开了眼界。”

  那人脸色微变,本来还把王平安当成了江湖骗子,打着送药的幌子,最后再收高价费用,现在一听,果真是行家,竟然看出自己是养蛊人。

  于是他不再迟疑,接过丹药,塞进同伴的嘴里。

  “在下龙四海,来自苗疆,感谢阁下送药,不各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王平安,噢,你同伴醒了。”

  两人刚互通了姓名,就见地上那名枯瘦男子,缓缓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有一抹红光一闪而逝。

  “大哥,我又晕倒了?”那汉子虚弱的说道。

  “不然呢?不然你躺在地上干什么?快起来吧,别让人围着看笑话了。”龙四海见兄弟醒来,才板着一张脸,凶巴巴的训斥道。

  “噢噢,这就起来。”那人挺怕龙四海这个大哥,喏喏的答应着,麻溜的从地上站起。

  “你还没有向这位恩公道谢呢,是他赠药,你才能这么快苏醒。”龙四海绷着脸,指着王平安说道。

  “在下龙五岳,谢过恩公赠药……怪不得我嘴里有一股子奇异的药香呢,全身感觉暖暖的,不像平时那么难受。”龙五岳道谢之后,又咂咂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王平安在旁边看得直乐,这两位的名字真霸气,一个龙四海,一个龙五岳。

  不过他们的模样和修炼的养蛊之法,一看就是魔道中人,这在以前,属于人人喊打的角色。

  但说话做事,却一板一眼,颇具古风,对人也极为客气。

  说话口音也怪怪的,看来平时也很少出来。

  王平安笑眯眯的说道:“不用客气,相见即是缘分。对了,再给你三颗补气丹备用,怕你再突然晕倒。可惜我这丹药是参加拍卖的,每颗底价三万,太过贵重,不然就多送你们几颗了。”

  两兄弟脸色微变,互相看了一眼,好像在说,这货果然还是一个卖药的!套路太深了!

  “不要了,太贵重了。”两兄弟异口同声的拒绝。

  一颗三万,他居然一下子送出去四颗?

  太慷慨,还是太成本太廉价?

  两兄弟眼中惊疑不定,带有戒备之色。

  王平安不为所动,倒出三颗补气丹,药香扑鼻,放在手心里,递了过去。

  龙五岳的喉咙里,咕嘟一声,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鬼使神差的接了过来。

  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谢谢啊。”龙五岳紧握三颗补气丹,觉得自己真的很需要这药。

  “不客气!”王平安送完药,微微一笑,转身就走,绝不能让对方怀疑自己是卖药的。

  虽然自己的目的,确实是想推广强身补气丹,但绝对不能做得太明显。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我日行一善怎么了?

  要是连这个都怀疑,你们还有人性吗?

  王平安刚回到自己的坐位上,秦小鱼就凑过来,小声说道:“老板,那两位养蛊的修炼者能在这里吃饭,肯定也不是缺钱的主,你怎么不收钱?”

  “庸俗,你这个人太庸俗,别什么都谈钱,做好事的快乐,日行一善的幸福感,金钱能够买到吗?不能!”

  “……”秦小鱼看了看桌子上的残羹剩饭,这一顿至少小十万,金钱买不来幸福感,至少可以买来饱胀感吧?

  算了,跟老板辩解不赢的,赢了他,你会输了人生。

  很快,这一顿饭结束了。

  王平安拍着肚皮,感慨道:“偶尔出来吃点简单的海鲜,还是不错的,不能老吃那些果园里的蔬菜水果,也要换换口味嘛。”

  秦小鱼刷卡结账,这一顿海鲜,加几瓶红酒,两人花了八万多,可真够简单的。

  “老板喜欢就好,啥时候想吃,我随时带老板过来。”秦小鱼表情真诚的说道。

  “山珍海味哪能经常吃啊,偶尔品尝一下就行了,咱们明天中午再过来吃吧。”

  “哎,好的……”秦小鱼看了一下时间,这都夜里九点多了,快打烊了,明早又不营业,下一顿最快也就是明天中午吧?

  两人说着,坐电梯下楼。

  拍卖会在附近一家私人会所举行,今晚是验资和寄存拍卖品的时段,想要参加拍卖会的修炼者,今晚必须到场。

  出了凤凰酒店的正门,王平安扫了一眼停车场方向,看到自己的巴博斯皮卡竟然完好无损的停在那里,这让他有些惊奇。

  “居然没砸?吕少太不给力了吧?这个地头蛇,做得不合格啊。”王平安摇摇头,似乎很失望。

  “老板,你不叫来交警保护,这车早就被砸了吧?”秦小鱼指着蹲在巴博斯旁边的几名交警说道。

  “我没叫……呃,好吧,其实我只是交待一声别拖车,又没让他们一直保护在四周。吕少要是砸不成,我怎么找吕家要一辆新车?”

  “……”秦小鱼觉得自己太天真了,原来老板在这里挖一个坑,等着吕不凡呢。

  只可惜大表姐的关系太强了,一个电话,居然安排人一直守在巴博斯周围,让吕不凡没有了砸车的机会。

  那家私人会所叫明月阁,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名字,就在马路斜对面,开在闹市区的私人会所,就是这么任性。

  过马路的时候,龙四海和龙五岳兄弟刚好也走到这里等绿灯,看到王平安,主动过来打招呼。

  “两位也是修炼者吧?也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龙四海口音怪异,声调僵硬的问道。

  (//)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156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