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家嫁女的喜宴上,看似喜气洋洋,其实暗潮汹涌,不少人知道张千亚从擎天山庄大小姐,摇身变成涎城城主的外室女,最后这位娇娇女,竟然给她前姐夫作妾,这可真让不少人暗暗称好,也有人大感不解,还有人愤恨难平。

  不过眼下是冷家在办喜事,在人家的地盘上,就算想找叶庄主麻烦,也得给主家面子,不在这个时候给人添麻烦。

  张长老也暗暗关注这两人,哦,还有位苏门主,这位是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大概是因为女儿年纪不小了,凤公子也不知还会不会回来,他闺女的婚事不能再拖了,所以他在国都给自己女儿招了个女婿。

  是上一科二甲七十二名的进士,如今散了馆正在等分派差事,这一位年轻英俊,考上进士时不过二十五岁,现在还不到三十,本来早该成亲了,不过他未婚妻先是祖父过世,后是母亲过世,家里长辈一个接一个过世,她的孝期也就一直延了下来。

  本来男方的家长并不以为意,反正自家儿子要科举,等高中之后再成亲也行哪!

  直到这位颜大人高中,进了翰林院,派人前去议婚期时,才赫然发现,未婚妻早就出孝了,而且她早就跟邻家的儿子私奔了。

  女子的父亲舍不得这门亲事,一边派人去找女儿,一边拖着颜家,谁知就在这时,颜大人高中,家里派人来议亲了,可女儿还没找回来啊!

  他的大哥便建议用他女儿顶替侄女出嫁,正商量着,却被女子的亲娘冲出来反对,原来她娘根本就没过世,祖父确实是过世了,但家里一出孝,女子就不见了。

  颜家那时捎信来说要议亲事,女子才失踪,有很大的机会找回来。

  女子的祖母早就过世了,祖父的孝期才过,他还得掌家,于是他便推说妻子过世,女儿要守孝三年。

  一来还没找到女儿,二来他怕女儿已失清白,万一怀了孩子,月份已大,不好打胎那就只能留下来,总要给女儿多留富余的时间,好为日后做打算。

  谁知三年过去了,还是没能找回女儿,颜家已再度上门议婚期,这才被颜家人发现。

  颜家二话不说,退婚,他家女儿都已与人私奔三年多了,这时间都够生三个孩子了,他家拖着不退亲,是不是打算把人找回来之后,还要将人嫁给他?他颜纪棋好歹也是个进士,也是个七品官员,凭什么要他娶个破鞋当老婆?

  是不是将来还要把那女人跟人生的孩子,也都要叫他养?

  退婚!

  然后苏门主就把女儿许给了他,大概是开春就成亲,毕竟男方年纪不小了,颜家很着急。

  其实苏门主也很急,因为他发现闺女儿和之前不太一样,他以为是因为凤公子拒绝他们的提议,甚至为此避开他们回南楚过年一事,让女儿大受打击,所以性子也变了,苏夫人为此没少责怪丈夫。

  苏门主则是大叹父亲难为。

  苏夫人原先不是很满意这个女婿的,不过在巴结荣国公一家无望后,也只能将就了。

  苏家几位爷儿们对妹妹不嫁江湖人,而要高嫁做官夫人,心里都有些得意,往后他们就有官家出身的外甥了。

  几个爷儿都想好了,等妹妹成亲生子之后,他们再和妻子接着生娃,到时候和妹妹家的孩子结娃娃亲,嘿嘿,父亲是文官出身,想来儿子也不会差到那儿去,他们便有官家出身的儿媳,或女婿啦!

  因为有此梦想,苏家人在喜宴上,那笑得一个得意啊!

  至于岑庄主一家,倒是不曾出现,只派人送礼来,苏门主为此还与冷门主八卦过,说是龙虎山庄的二庄主,真是个二货啊!他爹死了,他这二庄主上位后,不寻求坐稳自己的位置,净闲着没事干的找岑庄主麻烦做啥呢?

  冷门主忙着呢!而且挑唆方黑虎找岑庄主麻烦的,不就是他吗?面对苏门主的疑问,他只笑了笑便借口忙乎去了。

  冷佳意被嫡母关在她自己房里,坐在炕上,轻轻抚过小腹,她的小腹如今还是平坦的,她嘴角微勾,心说,今日虽是嫡姐大喜之日,可钱郎答应她了,在孩子出生前,他是不会和冷佳芸圆房的。

  所以就算冷佳芸的婚礼再盛大,来贺的宾客再多又怎样?

  她,终究注定是个不得丈夫欢心,不得夫宠的女人。

  冷佳意很得意,笑眯眯的听着外头的喜乐,由远而近,然后安静了下来,不多时鞭炮声响起,喜乐再次响起,这回由近而远,冷佳意站在窗前,听着喜乐渐渐远去,终至安静。

  金阳西坠时,绚丽彩霞渲染的天空,逐渐被夜色吞噬,两个丫鬟进屋掌灯,大丫鬟带着提着食盒的小丫鬟进屋。

  大丫鬟见她站在窗前,又没出声,将食盒打开,把碗盘摆上桌,才扭头对她道,“二小姐用饭了。”

  “你说,大姐和钱郎现在已经拜过堂了吗?”

  大丫鬟摇摇头,“奴婢不知道,二小姐,您现在可不能挨饿,不然会饿到肚子里的小公子的。”

  冷佳意闻言方才转身走到桌前坐下,眼前这一桌山珍海味,真可说是香味四溢引人食指大动,大丫鬟和提食盒的小丫鬟都忍不住看着桌上的佳肴咽口水,但是怕被冷佳意发现,因此全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冷佳意早就知道她们在偷偷咽口水,别说她们了,就是她自己看了也是垂涎不止啊!这些全都是为了冷佳芸成亲才做的硬菜。

  佛跳墙、红烧腣膀、松鼠鱼等,全都是香味十足油香满满,其中佛跳墙和松鼠鱼都是冷佳芸最爱吃的,可惜她今儿出阁,没有口福。

  就不知去了钱家,还能不能吃到这些菜?

  别以为钱家好进,其实钱夫人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婆婆,日后自己是小妾,根本不必去钱夫人那里立规矩,倒是冷佳芸身为儿媳,可是得天天晨昏定省请安外,还得侍候婆婆用饭。

  冷佳意冷笑一声,端起碗来吃饭吃菜,不亦乐乎。

  饭后大丫鬟带人把碗盘撤下后,便悄悄寻了个由头,偷偷溜去见冷夫人。

  “如何?她用过饭了?”

  “是,二小姐用得很香。”大丫鬟低声回答。

  冷夫人满意的点头,“行了,回头等她要出门子的时候,你就留下来吧!”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大丫鬟喜出望外,连连磕头致谢。

  “行了,起来吧。”冷夫人看着她抿嘴轻笑,“我知道你和你表哥订亲了,婚期订下了吗?”

  大丫鬟羞涩的摇摇头,冷夫人让身边的嬷嬷扶她起来,“好孩子,你且再委屈几日,等你出阁的时候,我让唐嬷嬷去给你送嫁。”

  大丫鬟惊喜万分,睁着眼看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冷夫人见她这样看着自己,觉得好玩,轻笑道,“怎么,不喜欢唐嬷嬷去给你送嫁?”

  “不,不,不是的,是,唐嬷嬷是您身边得用的嬷嬷,奴婢何德何能,能让唐嬷嬷去给奴婢送嫁。”

  冷夫人道,“我说能,就能,你放心,你替我办事,我必让你风光大嫁。”

  大丫鬟含泪跪下,再次重重磕头道谢。

  冷夫人却是让嬷嬷赶紧扶她起来,“唉哟!我的姑娘喂!你瞧瞧,这磕头的印子这么明显,回头二小姐见了岂不要起疑?”

  大丫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做错事了。

  “没事,一会儿唐嬷嬷你陪她回去,在二小姐面前,好好的训斥她一番,想来咱们那位二小姐就会自己想出一堆合理的理由来了。”

  不得不说,最了解自己的人,不是自己,也不至交好友,而是你的敌人。

  冷夫人不就是最了解冷佳意的人吗?知道她待人不可能真心实意,所以收买她身边的丫鬟,再轻松不过,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人收买了,而且对自己那是死心塌地,再忠诚不过。

  同样的,冷佳意也最了解冷佳芸此人,谁让姐妹两是仇家呢?

  她知道自己抢先一步怀了钱小爷的孩子,纵使进门作妾,也要让冷佳芸见到自己,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可是这门婚事,冷夫人不会允许女儿搞破坏,就算要与冷佳意共侍一夫,她也不会同意女儿不嫁。

  因为她不会让冷佳意有机会上位,所以冷佳意故意让冷夫人知道,自己有意代嫁,而且她强调了一点,‘心甘情愿’,这让冷夫人气炸了。

  她知道女儿不肯嫁,钱小爷虽年轻英俊,但和如谪仙下凡的凤公子相比,那就是云泥之别,他虽是个官,然而气度却比江湖人出身的凤公子,更像江湖上厮混的混混,仗着一身官皮,在国都恃势凌人。

  这样的人,别说女儿,就连冷夫人自己都看不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凤公子已经成亲,而且摆明了不收外室,也不纳妾,就算冷夫人想霍出去,找人把黎浅浅给害了,也得先考虑一下,黎浅浅背后的黎大教主以及凤家庄,会不会放过冷家。

  当然啦!她可以赌一下,看他们会不会发现,可是凤家庄是做什么生意的?有可能瞒过数字公子们的耳目吗?

  不可能。

  再说了,一旦被黎漱、凤家庄知道黎浅浅是为他们所害,还可能让凤公子娶冷佳芸为妻吗?

  人家夫妻情深意重,一朝被人强行剪断羽翼,会不恨破坏他们恩爱的人?

  冷夫人不想让女儿陷入这种境地,因此不管不顾逼女儿嫁钱小爷。

  不过钱小爷也不是傻子,他在国都里厮混到大,见过的人只会比冷夫人多,冷夫人的想法,他清楚得很,同时,他对冷佳芸心有所属不以为意,对送上门来的冷佳意,也没二话,送上门的美色绝对不便宜,但他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被嫡母嫡姐欺压了一辈子的庶女,想要翻身上位呗!

  娶冷佳意为妻,那是不可能的。

  他也要脸的好吗?他堂堂一个侍郎嫡子,娶个庶出的江湖女子为妻?别开玩笑了,就她那长相,艳丽有余端庄不足,他可不想被同僚嘲笑,娶了个对自己仕途毫无帮助的江湖女子。

  冷佳芸虽和冷佳意一样出身,但好歹人家是嫡出,而且相貌不俗,端庄娴雅进退有据,最重要的是,嫡女出嫁,嫁妆肯定不少。

  他现在缺钱孔急啊!

  他虽是嫡出,但是幼子,父母犹在,然而比他年长许多的兄姐,早将家产用得差不多了,尤其是几个哥哥们,他们也是走仕途,和他一样,是需要钻营前程的,每次回京述职,为替他们铺路,可是花了不少银子。

  轮到他的时候,家底已然薄得可怜,若他娶了多金的妻子,为了他的前途,为了她自己的诰命,她肯定会痛快掏钱为他的仕途铺路,要知道只有他稳坐高位,他们的孩子前途才有保障。

  说穿,冷家和钱家联姻,就是一场演技派较劲的修罗场,钱小爷都能有自己的想法及算盘,钱家其他人又怎可能没有自己的小九九?

  黎浅浅夫妻两用过饭,在园子里消食,黎漱和凤老庄主两个在一旁下棋,黎令熙和孟达生两个近来很要好,也不知他们两头碰头在说些什么。

  刘二拿着新鲜出炉的消息过来时,谨一忙迎了上去。

  “怎样,有什么新消息?”潜台词,有什么好玩的八卦可听吗?

  刘二笑嘻嘻的点头,“黎二少将军订亲了。”

  “咦?”

  “订亲了?”谨一惊呼出声,立刻引来大家关注。

  “怎么回事?”

  “我二哥订亲了?和谁家的姑娘?”

  一时间七嘴八舌各样问题砸向刘二,刘二依然笑嘻嘻,“是唐家的姑娘,唐之菁。”

  黎浅浅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西越唐门的传人?”

  “正是。”

  “父亲怎么说?”

  “候爷说,只要他们两个人情投意合,他乐见其成。”刘二笑着把鸽卫另外送过来的信给黎浅浅。

  “我记得她还有个弟弟。”黎浅浅若有所思的问。

  凤公子端了杯茶给她,“喝一点怯寒。”

  黎浅浅端起茶抿了一口,刘二回道,“是,叫唐之毓,本来要跟璇玑门的人过来看地宫的机关的,不过因他姐要订亲,所以他便留下来,帮他姐姐的忙。”

  凤公子出其不意的问了句,“皇帝没意见吧?”

  “侯爷说,皇帝很开心,还问了几时订亲,怕到时候宫里会有赏赐吧?”

  黎浅浅和凤公子交换了一记眼神,唐之菁姐弟虽说是西越唐门之人,但实际上西越唐门已没落,她们姐弟相依为命,没有其他亲族,对皇帝来说,黎茗熙娶这样的孤女,其实是件好事,这表示黎经时一家,不会和南楚的权贵们过从甚密。

  皇帝当初重用他们父子,不就是因为,他们在南楚京城没有与任何人来往密切吗?

  不就是因为如此,皇帝才放心让黎经时兴建金翎卫吗?

  他好不容易培植起来,值得他安心重用的人,如果因为联姻就被那些权贵拉拢过去,皇帝大概会气得吐血吧?

  所以,黎浅浅嫁给凤公子,南楚皇帝高兴之余,也是给了不少赏赐。

  “莫怪你父亲不想再娶,实在是这人太难选了。”凤老庄主叹气,黎漱则笑了下,“表姐夫说了,他曾对表姐发誓,这辈子除了她,不娶继不纳妾,那时好像是韶熙出生的时候,头一胎嘛!表姐很是担心,万一自己熬不过去,丈夫肯定要再娶。”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吧?毕竟有小的,总是需要人帮忙照看着。”凤老庄主道。

  “表姐夫说,从那之后,表姐每生一回,总要把旧事重演一遍。”说到这里,黎漱自己都笑了,黎浅浅想了下,最后摇头,表示很难想象长孙氏也有如此犯傻的时候。

  毕竟她印象里的娘亲,是个精明干练的,然后她就想到,自己出生的时候,父亲和两个哥哥生死未卜,小哥才失足身亡,三哥被卖不知所踪,换了是自己,怕是会真的熬不过去,最后一尸两命吧?

  娘亲那个时候,肯定很想念父亲,想着自己在犯傻时,有个人在身边哄着,可是睁开眼,这个人不在身边,那画面好生凄凉!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1572/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