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山顶一时间似乎都安静下来。

  磅礴的力量被剑气完全撕碎,仿佛无穷无尽的剑意在孤山的每个角落里爆发出来,笼罩着李狂徒所在的那间小屋,无数人的视线里,木质的小屋变得越来越模糊,最终变成了一片虚幻到极致的影子。

  李天澜面无表情,眼神里全是阴冷。

  孤山上汇聚的剑意越来越多。

  李天澜向前一步,完全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所有人都是一阵头皮发麻。

  现在已经没人怀疑李天澜的强大,可只有在他的剑意之下,他们才能确切的体验到那种近乎窒息的锋芒与压迫感。

  李天澜没有等待,大步向前。

  茫茫的剑意占据夜空,汇聚成了整体,变成了一道剑气,彻底笼罩了附近的小屋。

  “殿下。”

  一道有些急促的声音响起。

  李天澜微微转头。

  天南自由军团军团长宁致远走了过来,在他身边的是江浙的总督邹远山。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宁致远缓缓道:“总统和杨老还在里面。”

  同一时间,破晓平淡的声音在木屋里传出来,有些沙哑:“抱歉,我愿意为我的鲁莽做出补偿。”

  代表着黑暗世界巅峰的无敌境当众低头,可听到这句话的人内心却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仿佛理所当然一样,所有人现在都在思考着天都炼狱出现第二位无敌境的意义。

  破晓突破之后,即便李狂徒的伤势短时间内不会痊愈,只要不跟东岛皇室彻底翻脸,他们依然有着在天都站住脚的实力。

  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在李天澜脑子里闪烁了下,他冷哼一声,转身直接走向了古千川的方向。

  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孤山的草地上沾染着星星点点的鲜血,一直蔓延出去将近数十米的距离。

  李天澜走到鲜血的尽头,眯着眼看着古千川。

  古千川嘴角溢血,身体本能的抽搐着,但意识已经陷入了昏迷。

  李天澜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沉默不语。

  他不在意在这里跟天都炼狱翻脸,也不在意让外人知道他和李狂徒的关系并不融洽,起码目前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事情,他的李氏,没有李狂徒的位置,李狂徒的李氏,也不会有他的位置,都已经是众所周知,自然也就没有了隐瞒下去

  的必要。

  可今天这种场合,他却必须要在乎昆仑城的处境,昆仑城怎么说都是中洲如今的特战中枢,而古千川,如今表面上代表的是整个昆仑城,在爷爷的葬礼上,古千川如果出现意外的话,相比于天都炼狱,李天澜自己绝对是麻烦不断。

  破晓一次出手,打击了昆仑城,给李天澜带来了麻烦,同样又代表天都炼狱对外宣示了武力,可谓一箭三雕,面对这种情况,李天澜无论如何都要表现出不惜一战的态度。

  破晓说会做出补偿。

  李天澜没问是什么补偿,那是私下里谈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古千川的身体状况。

  古千川还没死。

  今年的他可谓真正的流年不利,先是被李天澜断臂,随后被轩辕锋重伤,如今又被破晓给了一下狠的,他的狼狈也充分说明了无敌境高手如同小强一般的生命力,可这样的场合,却根本没人佩服他,只会觉得他无能。

  “最差劲的无敌境高手。”

  李天澜低头看了古千川一眼,摇摇头:“应该说最差劲的无敌境。在这个境界只有这种实力,也算是匪夷所思了。”

  他的声音清晰的传遍全场。

  所有人都听到了李天澜对古千川的评价。

  没人附和,也没人反驳。

  估计从今天开始,这个评价会伴随古千川很久,甚至成为无敌境中的笑柄都说不定。

  纳兰家族的两名医生第一时间赶过来判断古千川的情况。

  李天澜没有阻止,只是淡淡道:“他会不会死?”

  “不会。”

  表情严肃的医生摇了摇头:“但伤势很重,不过应该不会致命。”

  李天澜哦了一声,随意的摆了摆手:“那就扔下山吧,通知昆仑城来接人,葬礼结束了,孤山不欢迎昆仑城的阿猫阿狗。”

  两名医生对视一眼,有些尴尬。

  可人群中,李拜天和宁千城却毫不犹豫的走出来,抬起昏迷的古千川直接下山。

  “扔到路边,别占用马路被车撞死。”

  李天澜平静道。

  李拜天嘿嘿一笑,单手提着古千川的一条腿,一脸的漫不经心。

  李天澜懒得去看这幅画面。

  他缓缓转身,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天南自由军团军团长宁致远,缓缓伸出手道:“宁司令,我们应该好好聊聊了。”

  何止是宁

  致远。

  在场很多人,都值得李天澜跟他们好好聊聊。

  宁致远微笑着握住李天澜的手掌,声音从容:“殿下请。”

  ......

  虚幻但却又无比真实的剑气终于缓缓散去。

  李狂徒身边,破晓终于小心翼翼的放松了身体,长长出了口气。

  李狂徒沉吟了下,也没有避讳李华成与杨锋,直接开口道:“你若是伤势痊愈的话,对上他有多大把握?”

  破晓在东欧受伤极重,如今也不曾痊愈,只不过在重伤的时候他强行突破,进入无敌境后,身体素质大大增加,勉强可以压住伤势,但今晚的破晓,很显然并不是巅峰状态。

  “不好说。”

  破晓脸色有些不自然,他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李天澜也有伤在身,他的伤势,未必就比我轻。”

  李狂徒微微一愣。

  “他的伤势是积累的,从东欧乱局刚开始的时候积累的,陨落日,审判日,终结日,伤势一次又一次的叠加起来,随后又去了北海,横扫七大持剑家族,杀天刀,又跟帝江拼了一次,无数次的伤势累计起来,他的身体负担已经很重了,在加上李老的陨落,对他的打击应该很大,如今他还能出手,完全是靠着龙脉的生机强行维持着而已,龙脉的恢复能力再怎么变态,也是有限度的。”

  破晓缓缓道。

  跟李天澜交手虽然只是一瞬,但他却可以明显感觉到李天澜看似完美的剑意实际上却无比狂乱,那是近乎失控的狂乱,很明显,现在的李天澜同样也不在巅峰状态,甚至他在北海的时候,都不是巅峰状态。

  李狂徒眼神闪烁,若有所思。

  临安的事情结束后,李天澜肯定会第一时间回天南。

  而天都炼狱也会向天南转移。

  如果抓住机会拖住李天澜的伤势恢复速度的话,对他而言无疑是很有好处的。

  但他自己如今不能出手,破晓要留在天都,以龙脉的恢复速度,天都炼狱剩下的人很难给李天澜造成足够强度的威胁。

  这一刻,李狂徒想到了那位神秘的陛下。

  那位似乎并不怎么可靠的盟友,应该可以在利用一下了。

  “当代天骄...”

  破晓犹豫了下,自嘲一笑:“如果他伤势恢复,在加上传闻中的十三重楼剑阵的话...在这个时代,他多半已经无敌了。”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1644/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