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了!”四爷撂下手里看了一半的奏疏,笑着问道。

  尔芙略显羞涩地点了点头,她喝过酒做过什么事情,她是记得一清二楚的,一想到她竟然当着孩子面就那么撒娇,她整张脸都红得如同天边的暖阳似的了,她不好意思地嗔了眼四爷,娇声道:“小七她们呢,该不会自己个儿去爬山了吧!”

  “应该在行宫里转悠呢,我让苏培盛跟着她们呢,你放心。”四爷上前,取过搭在床边挂着的外袍,搭在了尔芙的肩头,这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冷,稍不留神就可能会着凉,要是好好出来却病着回去的话,他便是去关外都不能放心。

  尔芙笑着点了点头,裹着袍子起身,叫过在外候着的诗情,简单洗漱一番,又详细问了问两个孩子的去处,扭头看着坐在窗边坐着的四爷,柔声问道:“我要过去看看两个孩子去,你去么?”

  “正好爷也坐得有些闷了,跟着你一块出去走走吧。”

  四爷就是为了陪尔芙好好散散心,这才从府里出来的,如此难得的相处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随手将奏疏装到锦盒里锁好,便随着尔芙从殿中出来了。

  香山秋风习习,满山红叶如烟霞似焰火。

  两人也不让人跟着,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山路台阶,有说有笑地来到半山腰枫树最多的地方,找到了正在树下玩过家家吃烤肉的两个小家伙儿,瞧着不远处弄得满身烟灰、小脸脏扑扑的小家伙儿,尔芙和四爷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迈步走了过去。

  “怎么不让苏公公帮忙呢?”尔芙随手接过小七手里拿着的夹子,将烤炉上被烧焦烤糊的炭状肉块丢到旁边放着的空盘子里,笑着指了指拧着眉头被烟熏烤着的苏培盛,柔声问道。

  “额娘不是说过,自个儿动手弄得吃食,别有一番风味么!

  小七想弟弟难得回来一次,便想着亲手给弟弟烤次肉吃,只是没想到明明瞧着额娘做的很容易的事情,小七却弄成一团糟了,害得弟弟到现在都没吃到好吃的烤肉。”小七身上那身才换上没多久的亲子装,已经被烟火熏烤得瞧不出本来颜色了,尔芙精心替她梳得心形辫子也乱糟糟得如同从灌木丛里钻过似的鸟窝状,只是这些都比不上小七那张小花猫脸来得夸张,她有些沮丧地扭着衣角,喃喃自语道。

  尔芙笑着揉了揉小七的脑袋瓜儿,轻声安慰道:“熟能生巧,这不是什么太精巧的活计,要是小七能给额娘多帮帮忙的话,小七很快就会学会了,以后等弘轩回来,咱们的小七姐姐就能给弘轩弟弟做好吃的烤肉解馋了。”

  “那小七给额娘打下手。”被安慰的小七,笑着仰脸道。

  尔芙微微点头,抬眸扫了眼附近,瞧着旁边矮几上落满了烟尘的肉片和已经被烤得发蔫的青菜、蘑菇等吃食,笑眯眯地招呼过坐在地毯上发呆的弘轩,交代他和小七端着这些食材,跟着苏培盛一块去厨房取来新鲜的食材,又趁着这空档,将眼前乱糟糟的烤炉收拾干净,重新点了炭火,这才接过四爷递过来的围裙穿戴好,如同熟练的厨娘一般坐在了烤炉前摆着的小杌子上,一边和四爷说着话,一边用清水冲洗落满灰尘的碟碗餐具,免得小七和弘轩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子不舒服。

  很快,两个小家伙儿就取来了满满两食盒的食材。

  跟着小家伙儿和苏培盛一块过来的,还有行宫膳房两个掌勺的大厨,到底是在行宫里伺候的,这眼力见都非比寻常得好,他们之前就想要跟着两个小家伙儿伺候的,只不过两个小家伙严厉拒绝,这才暂时打消了想法,不过在瞧过两个小主子送回去的那些烤坏的肉片后,这次却不敢顺着两个小家伙儿的意思了,应是顶着两个小家伙儿的冷脸跟过来了。

  当然,苏培盛也是默许的。

  苏培盛早就觉得让小主子烤肉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这也亏得两位小祖宗没有被烫着,只是糟蹋了些吃食,不然他这百十多斤的身子就要倒霉了,结合之前两位小主子的失败案例,为了不让四爷如同弘轩阿哥似的饿上半天,他自然不会拒绝从膳房跟过来的两个大厨了,如果不是这两个小祖宗强烈拒绝,他都恨不得直接从膳房带些能马上就吃进肚子里的点心和汤羹过来,给这几位想要自食其力的主子垫肚子了。

  “过来啦,快过去陪你们阿玛坐吧。”坐在烤炉前的尔芙,抬头擦了擦脑门上被烤出来的汗水,笑着对跟过来伺候的掌勺大厨点了点头,指着旁边树荫下摆着的矮几和地毡,柔声招呼道。

  小七闻言,却并没有照办,她接过大厨拎着的沉重食盒,有些艰难走到尔芙身边,笑着道:“小七要给额娘帮忙。”

  “行,那小七就留在额娘这边帮忙吧。”

  她笑着拉过小七的小脏手浸在水里,搓来搓去地麻利洗好,又取过身边已经洗好的一摞碗碟,交给小七送到旁边的矮柜里放好,免得再被烟尘弄脏,将湿乎乎的手在围裙上胡乱蹭了蹭,起身来到两个要见礼的大厨身边,交代着两个大厨将两个孩子带过来的食材改刀,该切的切,该洗的洗,又翻了翻腌制好的肉片,笑着对小七招了招手,转身回到了烤炉前。

  旁边矮几前忙活着大厨,很快就将食材都处理好了,尔芙交代两人又垒起了土灶,将带过来的乳鸽和土鸡用黄泥裹好了丢在火里烤着,这才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烤炉上,笑眯眯地和眨巴着眼睛观看的小七,传授着经验,“这烤肉是不能着急的事情,炉子里的火苗不能太大,而且要勤翻动着,免得挨着烤架的那面都烤糊了,另一面都没有熟呢,另外还要趁热吃,一会儿你就跟着额娘在烤炉这边忙活,好了就抓紧给阿玛和弟弟送过去。”

  其实她也并不是个很擅长厨艺的人,要不是这些食材都是膳房处理好的,她也不敢保证做出来的东西就能入口,不过烤肉这种活计是很简单的,她还能应付得来,甚至做出了几分随意来,毕竟以前就做过很多次了。

  少时片刻,一盘香喷喷的烤肉就弄好了。

  尔芙笑着将装满烤肉的盘子交到小七手里头,转身取过大厨调制好的蘸料,跟着小七的身后就来到了地毡毯上坐定,将烤肉的活计交给膳房过来的大厨盯着了。

  其实说是自己动手烤肉,也不过就是个意思而已,就算是尔芙愿意坐在烤炉前烟熏火燎的烤肉,四爷也舍不得让尔芙这般辛苦,一盘烤肉,两大两小四个人很快就吃光了,也亏得大厨的动作比尔芙要利落多了,火候也控制得更好,不然怕是还真赶不上他们四个人吃。

  四爷不喜欢吃太油腻的食物,除了尔芙亲手烤出来的那盘,便再也没有动过筷子,尔芙瞧着四爷拧眉瞧着油滋滋的烤肉,那副发愁样子,笑着对烤炉前忙活着的大厨吩咐道:“把小七她们带过来的那些青菜和蘑菇烤上吧。”说完,她又去旁边亲手包了个紫菜饭卷过来,让四爷能简单垫垫肚子。

  一顿烤肉,一家四口人吃得其乐融融。

  不过就算是如此,两个食盒的食材,尔芙等人也只消耗了一半不到,剩下的那些腌肉和青菜,尔芙让大厨烤出来,让跟过来伺候的大家伙儿一块分了,免得浪费了吃食,她又怕她和四爷在这边坐着,底下人放不开手脚吃喝,笑着招呼着躺在地毡上望天的小七和弘轩,对着四爷使了个眼色往旁边走去消食了。

  其实尔芙是真的不喜欢让孩子们吃烤肉这种不好消化的食物,不过她的厨艺有限,小七和弘轩也喜欢这种一家人围坐一块边吃边聊的自在感觉,便也没有故意拘着两个孩子,但是每次都会控制厨房准备的食材分量,这次她没有跟着孩子去膳房那边,没想到两个孩子会带来这么多食材,她又不好当着底下人的面,太约束两个孩子,两个小家伙儿就真的吃了个肚儿圆。

  一离开人前,两个小家伙儿挺直的腰板就弯下去了。

  尔芙瞧着走路都要扶着腰的小家伙儿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扶额道:“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暴饮暴食,一会儿回去就让诗情给你们煮药汤喝。”

  “额娘,小七怕苦。”消食汤,小七只要想到就打哆嗦,忙着摇头拒绝道,连连表示会好好散步消食,一定不会夜里积食难受,而已经四处游学有些日子的弘轩,却是一本正经地摇头道,“额娘,弘轩其实是不想浪费吃食,您一直待在京中,不知道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有多辛苦,很多人家过年都不能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顿肉……”

  不等弘轩说完,尔芙就没好气地打断道:“敢情在你眼中,你额娘我就是个不知民间疾苦的人么,节约粮食和暴饮暴食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好伐,你和小七就是纯粹的眼大肚子小,你们说说,你们去膳房拿食材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少拿些,烤肉的时候,怎么就不懂得吃不下了,让掌勺的大厨不要再往桌上送了,明明是自己个儿贪心,还要找借口推脱,这样的孩子,额娘可是不喜欢。”

  “弘轩知道错了,弘轩就是想要和额娘多待一会儿。”

  作为一个男孩子,哪怕是四爷有心纵容着,弘轩也越来越少机会和尔芙见面,哪怕弘轩不是要在外游学,一直住在府里,也是如此,所以他无比珍惜和尔芙在一块的每一分每一秒,他并不是不懂暴饮暴食的坏处,也不是不知道吃多了不舒服,可是他就是想要赖在尔芙身边,享受着尔芙无微不至的关心,他不想额娘不喜欢自己,所以便将心里头的想法照实说了出来,却没想到勾得尔芙再次落泪了。

  “好孩子,等你回府以后,有的是机会和额娘在一块,待到你再也不愿意瞧见额娘这张脸都可以呢,以后不许拿自个儿的身体开玩笑,要是你撑坏了身子,额娘还不得心疼死阿!”尔芙将弘轩小小的身体揽入怀中,含泪笑道,她不知道其他母亲和孩子在一起相处是什么感觉,她也记不清楚自己小时候是不是如弘轩这样喜欢赖在老妈身边撒娇,不过听着弘轩语气低落地说着想和自己在一块这样的话,她的心里头就如同有千万把刀子在戳一般的难受。

  弘轩也是连连点头,又连忙摇头,表示很是期待能回府和额娘生活在一起的这一天,更不会如尔芙说的那般会嫌弃她,直弄得四爷都眼泪汪汪的,两母子才好不容易分开。

  “爷会尽快将弘轩接回来的,你们俩就别伤感了,难得有机会这样出来走走,就该高高兴兴的才对。”四爷从袖管取出干净的帕子给尔芙和弘轩擦干眼泪,一手拉着尔芙,一手领着弘轩,肩上背着走不动的小七,轻声保证道,虽然他的声音不高,语气却是格外肯定,他如果他连家眷子女都护不住,那他又有什么脸面去坐上大宝之位呢!

  “我知道爷让弘轩在外游学是为了他好,要是咱们一直把他留在府里头,他又怎么会真正明白百姓生活困苦呢,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还是明白这道理的,雏鹰虽小,却也要独自翱翔天际,如果我把他一直护在身边,那便是他再有雄心壮志,也会被养成小鸡仔的。”尔芙虽然舍不得弘轩,却也不愿意给四爷太大压力,就如同她不喝醉都不敢提起将孩子接回府的事情一样,她生怕四爷为了这事和康熙老爷子起冲突,忙笑着安抚道,同时紧紧攥了攥弘轩的小手,示意他安慰安慰他被刺激的阿玛。

  尔芙的好意,四爷当然明白。

  他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打定主意要将弘轩从外面接回来了。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1696/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