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梓的夜晚霓虹灯光闪烁,看着夜郎街的夜空,热闹的街道上留下过他和她的足迹,那时,他陪着她漫步过街头,一旁还伴有林佳佳和夏青的声音。

  突然在这个夜晚,他和江浩这样走在这个喧闹的夜市,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景,心中感慨万千,原本陪在身边的人现在都没了人影,景还是当时的景,街还是当时的街,只有人不同了。

  夜郎街街口的酒吧,热闹非凡,梯子下喝醉的人在不停呕吐,还有一旁手忙脚乱招呼的人。

  这城市的夜晚灯火阑珊,每一个人,都在寻找自己内心的安宁,就像此时的她,仰望着这城市的天空,眼神中带着一丝迷茫,她似乎在寻找内心方向的人,一直在试图走出迷茫。

  夜,就在这无声的路灯下,拉开了生活新启动的序幕,在她得内心里,有那份,深不见底的虚空,常常让她感觉无迹可寻,无情可以所依。

  忽然一整夜风吹过,扑鼻而来的是各种夜宵的味道,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从夜市摊走到夜宵摊,距离都已经隔着整个街区。

  “想不想吃夜宵呀啊,我请你吃桐梓最好吃的烧烤。”

  她的话说出去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猛然的回头,发现没有了江浩的踪影,她突然心里一愣,这人不会真的走丢了吧。

  “江浩,江浩!”她的声音很大,但是在这嘈杂的夜市里,好像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正当她四处张望着急的时候,突然一束美丽的玫瑰花出现在她的眼前,鲜红的颜色,红红火火的样子,在这灯光的照耀下,显的更加的妖艳。

  “你干嘛呀!我以为你走丢了呢?”宁静突然从感动中转向了责怪,因为刚才的那一分钟她的确紧张,这些年她失去了很多,她怕现在一直在她身边的这个知己,也突然间消失了。

  “我给你买了花呀,还能去哪儿,怎么样?漂亮吧?”

  江浩说着话,满脸都是笑容,他开心的像一个孩子,像一个没有任何负担的孩子,阳光般笑容,感染了她身上所有的悲伤。

  她笑了一下,接过他手里的花说道:“其实我喜欢白色的玫瑰,它洁白无瑕,纯真的花瓣像冬天的雪,一片一片的想让人靠近。”

  路边是卖炒粉呀、炒面、炸洋芋的,每一个都在吆喝着自己的东西。

  “美女吃炒粉吗?”

  “美女要不要来一份洋芋”

  “吃砂锅粉吗……”

  似乎每一个人都很忙,又都不是那么忙。

  “走,我带你吃烧烤”

  她拉着江浩就从人群中穿插了过去,一直走到烧烤摊前才停下,摊位前还有人在排队,旁边是三两个人正坐着吃东西的人群,矮小的四方桌,和小小的胶凳子,三五个人紧密的围坐在一起,这样的感觉真的挺好。

  这个烧烤摊是两位年轻的夫妇,老板娘长的很漂亮,浓眉大眼瓜子脸,还有一头长长的头发,在这个六月的夏天烤烧烤,满脸是汗水,一点也影响她的美丽,皮肤依然是那么白净。

  “我要吃鸡中翅,还有鸡腿,还要洋芋,还要一份小瓜,莲花白……烤好给我打包。”

  “好的,我再送你一份莲花白,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今晚只有你一个人吗?还有朋友呢?”老板娘和她搭上了话,她似乎还记得她是谁。

  她指了一下身边的江浩说道:“两个”

  江浩手里正拿着刚才送她的玫瑰花,轻轻的笑了一下,表示和老板娘打了招呼。

  “原来是帅哥呀,男友啊?”老板娘的这个话问的有点尴尬,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别人的男朋友,我们只是好朋友!”宁静回答了老板娘的话。

  她在一边炸烧烤,一边和她聊天,都说一心不能二用,而眼前的这个老板娘却一心二用灵活着呢。

  看着烧烤一盒一盒的被打包装好,数一数好像挺多的,江浩突然疑惑,对她发出了疑问,点这么多能吃完吗?

  最后她却告诉他,这是她每一次来都必须点的东西,其实都不是自己爱吃的,都是家里人爱吃的,每个喜欢吃一样,而她都可以,一人那里蹭吃一点就满足了。

  她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也极容易快乐,就像古人说的:“知足者常乐!”也许说的就像她这类的人吧。

  就像她说的:“她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背景,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却有一个深夜陪着她逛夜市,吃夜宵的知己,这就是最大的快乐,最富有的资产。”

  夜晚的文笔异常的安静,商家都关了门,街道上也没有人影,好像所有人都约好去了夜宵摊。

  他们又经过了刚才看体恤那家门店,此时已经大门紧锁,褪去了刚才灯光照耀的所有的光环。

  “哎,刚才这几个营业员要是在我们超市的话,早就被我开除了,什么服务态度呀,不买就不是顾客了吗?只要我还在店里,不买也是顾客,那也得无条件的服务呀!”

  “你看就刚才她们那态度,你一说只买一件,立刻就像气球漏了气,立马散开了,脸上还是那种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这哪里适合做什么营业员呀,回家当少奶奶伺候着好了”

  “这社会我花钱也要花的开心呀,我要在这里花钱还不开心,我干嘛要买呢?你说是不是?”

  江浩提到工作,又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谈论,在他的工作区域里,总是对每一个人都那么严格,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每一次超市的人看见他都是躲的远远的道理。吧。

  宁静有点冷笑的样子,看了他一眼,心想,都过去的事了,你还解释干嘛呢,其实就算他不解释,她也知道他为什么不买这里衣服。

  “哇,这里还有这么多人?”他突然发出惊讶的声音,感觉一个冰粉能在深夜还是这么好的生意,有点不可思议。

  “这有什么好奇怪,这家冰粉都是凌晨两三点才关门的。”宁静回答道。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61566/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