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还当治疗术是扔给自己的。结果等了半天,发现树精血量有所提高,自己却依然是可怜的黄色血条,顿时无语。

  杀了三只虫子,他不得不忍痛退到树精身后休息。

  另一边,乔荞拉弓拉的手酸,但她不敢停下。就像承诺的那样,法师和牧师完全没来抢怪,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她必须趁机多杀几只才行!

  在牧师眼里,这些虫子是额外属性点。

  在林宇眼里,意味着道具和装备。

  于是,虫子们体验到了玩家如火的热情。每过几秒,就会有一只倒下,数量不断减少。

  泰坦大急,忍不住冲乔荞吼,“给我留两只!”

  乔荞不但没停手,反而拉弓拉的更快。给泰坦留了,她的击杀数就会减少。本来数据就离完成任务差了一大截,容不得她滥好心。

  泰坦欲哭无泪。乔荞不再抱有天真的想法是好事,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三十只怪,林宇击杀五只,牧师击杀十二只,乔荞击杀八只,泰坦击杀五只。

  最后一只被清理掉不久,机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第二波虫族袭击结束,恭喜玩家守塔成功。每位玩家奖励两个自由属性点,请继续加油!十五分钟后,第三波虫族即将到来。”

  林宇把属性点全点在智力上,四围属性变成力量5,敏捷5,体质5(+1),智力10(+1)。

  旁边,牧师顺利拿到额外自由属性点,整个人顿时放轻松。在系统没确认前,他一度怀疑过,法师会不会故意说谎骗他。事实证明,法师说的是实话。

  “没记错的话,第三关你想拿额外属性点是吧?”牧师主动凑过来。

  “怎么?”林宇偏了偏脑袋。

  牧师伸手,同时嘴角翘起,“蓝药还我,我就帮你,要不大家一拍两散。”

  “我说你当时怎么给的那么爽快,原来是在这等着。”林宇恍然大悟,“当时先给点好处把我安抚住,拿到额外属性点后立刻翻脸不认人。”

  “别说那么难听,东西本来就是我的。”牧师神色淡然,“我也不多要,把蓝药还我就行,之后大家继续愉快合作。”

  “你那么笃定,我会答应把绿豆汤还你?”林宇纳闷。

  “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最低级的蓝药而已。这种一次性恢复剂跟属性点哪个重要,是个人都算的清这笔账。”牧师信心十足。

  然而……

  林宇笑了笑,吐出三个字,“我拒绝。”

  牧师一怔,上上下下打量林宇,最后得出结论,“别意气用事。”

  “得了吧。”林宇嗤笑,“当我没看见呢?刚刚那一把,你的树精血条就剩一点点了。”

  “你没有给它加血,不是没注意到,而是不能,因为你的法力值已经耗尽。第二关已经过的勉勉强强,第三关基本没指望。”

  “就算第二关结束,玩家得到了自由属性点,并获得了道具、装备补给,我也不觉得能过第三关。”

  “属性点是比蓝药好的多,可惜它是水中月,镜中花。看得见,摸不着。这么一比,当然是手里的蓝药更好。”

  “放弃了?”牧师询问。

  “算是吧。”林宇叹息道,“内耗太大了。第一关用掉三张一次性卡片,绝对是个失误。如果凭本身能力过前两关,凭一次性卡过第三关,局面会比现在好的多。”

  泰坦恰巧路过,听见这话,万分真挚地说,“你当时可以不用烈火卡。”这样一来,他的地刺卡就不会浪费掉。

  林宇斜了他一眼,“然后所有人任你摆布?还不如现在的局面好。”

  泰坦彻底没了脾气。他认命地发出一声叹息,“两位大佬,既然已经确定过不了第三关,就别抢人头了,给条活路行不行?”

  “是你你会答应?”牧师反问。

  泰坦无言以对,虫子能掉落装备和道具,正常玩家当然不愿意轻易错过。

  “算了。”出乎意外,林宇松了口,“你跟乔荞一人拿一件掉出来,之后不会再为难你们。不管是掉落的装备,还是掉落的道具,随便什么都行。”

  泰坦先是一怔,随即大喜。掉落再珍贵,也比不上过了副本重要啊!要知道没过一关,下去后都可以换取别的东西,能带到现实里用。

  不料,牧师黑着脸打断,“你说不为难就不为难,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要么闭嘴拿一件掉落,要么两件我独吞,顺便告诉他们对付你的办法。”林宇极其强势。

  牧师,“……”

  他冲泰坦挥挥手,“你先离开,我要跟她单独谈谈。”

  泰坦不敢不听话,只能寄希望于法师态度足够坚决。

  他一走,牧师立即低吼出声,“你疯了?坑了他俩那么久,现在开始当好人?”

  “之前坑他俩是想为自己谋取更多利益。现在明知闯不过第三关,还不能做个顺水人情了?”林宇淡淡道。

  牧师气笑了,提醒道,“他俩可不会感激你。”

  “用不着感激。”林宇毫不在意,“他俩一人交一件掉落出来,收益稳定,还不用多费事。这个游戏,怪掉落率太低了。”

  “如果我不同意呢?”牧师沉下脸。

  “我会教泰坦用身体阻挡你的光弹,这样你就没法捣乱了。”林宇老神在在。

  “光弹不像我的雷电术,直接锁定目标,而且是从天上劈下来,无法阻挡。只要他拦在半路上,系统会默认你在攻击队友,然后使攻击无效化。”

  “至于圣诫术……树精都快死了,你有多余的法力,赶紧给它加加血。虽然不抱希望,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尝试下。万一撑过第三关了呢?”

  “不加血。我要留着法力,专门用圣诫抢人头。”牧师咬牙切齿。

  林宇语重心长劝道,“别意气用事。”

  几分钟前,他劝合作伙伴别意气用事。几分钟后,对方用同一句话回敬……牧师极度怀疑,这家伙是故意的。

  林宇认真分析,“两个关卡间的休息时间,不足以让你把树精加满血,更别提恢复满蓝状态。”

  “另外,我记得你说过,一分钟能恢复10点法力值。也就是说,一分多钟你才能抢一次人头,这个频率太低了。”

  “退一步说,就算杀了第三关的所有虫子又如何?你能肯定自己运气好,一定可以获得掉落?直接让他俩一人交一件出来不是更

  好?”

  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抛出,牧师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

  但他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反而凝视林宇,严肃道,“放过他们可以,不过我要听真话。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慈悲为怀,悲天悯人。”林宇信口胡说八道。

  “我去用圣诫抢人头了。”牧师半是威胁,半是警告。

  林宇无奈,只好老老实实说了真话,“传送到副本前,我记得系统说过,这次的塔防副本所有玩家分成两个阵营。”

  “据我分析,而我们这才第一个,也算是练手副本把!我觉得这个副本里的玩家应该属于同一阵营。”

  “关乎个人利益时,挡路的全部是敌人,管他什么阵营不阵营。现在没有利益关系了,就稍微考虑下集体概念。菜鸟也能当炮灰用嘛,阵营里人多一点总是好的。”

  对方一提,牧师恍惚间记起,系统是有说过这件事。只不过他没在意,早就抛在脑后。

  牧师深深地看了林宇一眼,忽然庄重地自我介绍,“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秦晴。”

  “???你叫什么??”林宇一脸震惊。

  秦晴奇怪道:“怎么?你还认识谁叫这个名字吗?还是这个名字哪里奇怪了?”

  林宇还是一副震惊的模样,甚至绕着他转了一圈,最后忍不住问:“你有没有姐姐或者妹妹的?”

  “没有,我只有一个哥哥。”秦晴皱眉,“你认识的女孩和我同名?”

  “是……之前别的游戏认识的。”林宇看着他,“没事,同名同姓的多了,再说她是女的,你是个汉子。”

  秦晴点点头:“我同意了,你说的没错,阵营里人多一点总是好的,这次就放他们一马。”反正另两人智商堪忧,不足为虑。

  “好。”

  两人意见达成一致后,就找上了泰坦和乔荞。

  “东西给出去,真的会放我们一马?”乔荞十分警惕。仿佛突然之间,她从别人说什么信什么的傻白甜,变成了疑心病晚期。

  “对。”林宇肯定地回答。

  乔荞迟疑起来。如果交一件掉落可以换法师不出手抢怪,她心里是愿意的,怕就怕对方反悔。

  泰坦倒是光棍的很,直接交出装备。显然他很清楚,听话才有一线生机。

  乔荞磨磨蹭蹭,嘴里直犯嘀咕,“我凭什么信你?”似乎是想要个保证。

  林宇却是不耐烦道,“在我没有改变主意前,你最好抓紧机会。”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相信对方会信守诺言,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乔荞咬紧嘴唇,最后拿出一个面包放到林宇手里。

  泰坦交出的装备是个护腕。秦晴直接说,“护腕给我,正好凑一对。”

  林宇依言把护腕扔了过去,然后仔细打量手中面包。

  “黑面包:食用后在5秒钟内恢复20点生命力。”

  东西还不错,原以为可能会有人拿不出掉落物品呢。林宇心想。

  “刚才说好的事?”乔荞急急提醒。深怕东西拿到手,对方立即翻脸不认人。

  “你们随便杀,说好不会抢的。”林宇保证。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61727/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