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他小看自己,以他如今的人脉和手中仅有的柴家势力,想要在端木国内,还能一展身手,可是,要他将手伸到夏央国去,那他不是自取其辱,自我作死吗?

  还,还真是太高看他了。

  “本圣女从不开玩笑!”红衣女子显然是看出了端木青鹤的力不从心,声音立马就冷了下来,“他叫墨,不仅是夏央国的国师,还是丹医门的荣誉门主!”

  “啥玩意?”端木青鹤感觉,今天的自己频频的被人当头棒喝,一次次的猛然敲击,让他顿觉大脑有些不够用,“圣女,你说这个画上之人是丹医门的荣誉门主?”

  这特么的是哪跟哪?他怎么不知道?不仅不知道,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让他自诩能毫无压力的,就能查到各国皇室以及各宗门势力内幕的王爷,老脸有些臊的慌。

  如果此刻有地缝,他肯定会毫不迟疑的钻进去。

  “怎么?”说到这里,红衣女子像似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终于将痴迷的眼光从画卷上转移到端木青鹤的脸上,眼中透着浓浓的嘲讽,“号称端木国最有手段,最为睿智的二皇子,竟然不知道夏央国的国师,就是几个月前开门的丹医门荣誉门主?”

  说出去谁相信?本圣女都感觉替你丢脸!

  好吧,她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但她才不会说出来。

  感觉到从红衣女子眼中传来的浓浓鄙视与嘲讽,端木青鹤的老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他立刻不甘示弱的反问道,“敢问圣女,本王不知道很稀奇吗?”

  望着端木青鹤那张白里透青,俗不可耐的脸,红衣女子扯了扯嘴角,真是跟她的墨公子,没法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如果此刻,就能让她将端木青鹤那张还算俊美的脸,狠狠的踩在地下,红衣女子肯定会毫无留情的跺上一脚,而且一边跺,她还会一边狠狠的吐口唾沫,呸,真是越看越难看!

  红衣女子当即决定,不再与这个让他看的厌烦的端木青鹤,再继续周旋下去,“本圣女已经告诉你了,这次交易,我只要这两个人,你办也得办,不办我们之间的交易,就此终止!”

  说罢,挥了挥衣袖,转身冲着敞开的书架而去,在书架后的暗门即将关上的刹那,红衣女子转眸含笑的又丢下一句话,“我的墨,一直跟随在百里攸澜身边!”

  那意思就是,你无须多费二遍事,找到了百里攸澜,自然就找到了她的墨公子,你我双赢,你看着办!

  “吱嘎……咔咔咔……”。

  随着暗门被重重的关上,书架再次合拢在一起,端木青鹤的老脸,瞬间铁青一片。

  妈的,一个个的,真是欺人太甚!端木青鹤在心里重重的怒骂了一声,随即向空中拍了拍手。

  眨眼间,一个黑衣暗卫出现在眼前,“主子!”

  “通知五艘战船上的所有人,两刻钟后,整装突袭!”

  “是,主子,那荣宗主和委,屈两位大人呢?”暗卫提醒道。

  “荣耀天我去通知,至于委,屈两位大人……先不用

  管!”

  “是,谨遵主子之命!”

  “什么特么委屈二位大人,与本王何干?到底是谁委屈?”特么是本王好吗?本王才是那个真真正正委屈之人,“委似金,屈锦城,你们这两个酒囊饭袋,本王要你们有何用?”

  端木青鹤又一次狠狠的怒骂了委似金和屈锦城两人之后,一脸憋屈的坐在了椅子上。

  一炷香后,驿馆最大的宅院中,传出了谷幽兰开心的笑声。

  “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好笑!”听到隐位的禀报,谷幽兰捂着被笑疼了的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一旁的白泽一边慢悠悠的收着棋子,一边宠溺的看着她,他有多久没看到澜儿这么开心的笑了?好像好久好久了,久到好像过了几万年。

  “澜儿,开心吗?”白泽抿着嘴角,声音轻柔,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声音竟然含着浓浓的宠溺。

  “开心啊!”谷幽兰揉了揉被笑疼的肚子,来不及收回脸上的笑意,“我还真是没有想过,这内海边城竟然有委屈两位大人呢!”

  想到此刻还在防务司的宅院里,急的团团转的委似金和屈锦城,谷幽兰又开心的笑了笑。

  “呵呵,是啊!”白泽被谷幽兰传染的,竟然也破了功,眉眼露出了弯弯的笑意,可是一想到隐位方才说出的那个什么圣女,白泽的笑意,瞬间暗淡下来。

  “澜儿,那个圣女,你可了解?”

  听白泽提到的那个红衣女子,谷幽兰立刻收起了笑意,“至于那个圣女,我还真是不太了解!”之前龙殿也没传出任何有关于此人的消息,“不过……”。

  “不过什么?”白泽仿佛知道,这天底下似乎就没有什么,是他的澜儿不知道的事情,“你是不是能猜出什么?”

  “嗯!”谷幽兰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不妨说出来听听?”兴许我能给你参详参详,白泽望着谷幽兰,眼中透着几许鼓励和期许。

  “墨,你还记得,之前在淳于国北部五座城池中,发生的事情吗?”谷幽兰眯起眼睛,暗自思忖着。

  当隐位将那名红衣女子与端木青鹤的对话,一五一十的禀告了之后,她下意识的感觉,那个所谓的圣女,肯定与那五座城池中发生的事情有关。

  她可记得,当时她不顾师公和姨婆的阻拦,悄无声息的在一夜之间,将三座城池里的百姓都送到了空间中,后来又让丹医门的人将另外两座城池的疫情,也给控制住,并救治好了。

  后来,被焱的属下抓到的那几名异族细作,也被她一把火给烧死了……这接二连三的举动,她不相信,导致这五座城池均发生灾情的幕后黑手,不知道是自己干的。

  毕竟,但凡有点手段的人,都会知晓!何况当时的自己,还是明晃晃的打着丹医门的旗号和百里国太皇女帝的身份。

  虽然,谷幽兰还不知道,那幕后之人在五座城池究竟要做什么,但不妨碍她知道,她破坏了人家的好事,人家不会恨她入骨。

  她可不会相信,那个圣女想要通过端

  木青鹤的手得到她,是为了与她交朋友,必然是想通过她,从而得到些什么,或者说,想亲手致她于死地。

  当白泽听到谷幽兰提到那五座城池,他立刻就明白了,“澜儿,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圣女就是……”。

  “嗯!”谷幽兰点了点头,虽然白泽的话没说完整,但她相信,白泽已经明白了。

  “狐狸在暗,我方在明,不可出手,但一旦,狐狸露出了尾巴……那我们就无须多虑了!”白泽幽幽的说出了这么一句,“那澜儿,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有何打算?”谷幽兰眨了眨大眼睛,透出一抹狡黠,“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喽!”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哼,想要嚣想我和澜儿,我定要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白泽将最后一颗棋子潇洒的扔到棋盒中,又非常利落的扣上了盖子,三人只听啪的一声,一锤定音。

  “好!碧荷,通知所有人各就各位,准备收人头!”

  看到碧荷领命后,兴致勃勃的转身离去了,已经得到消息的金銮,一副既慌张又委屈的模样冲了进来。“主子,大家都有事情要做了,那俺呢?”

  “你?”谷幽兰被金銮问懵了,是啊,策划了这么久,怎么就将金銮这尊非常具有战斗力的斗战胜佛给忘记了?

  不,如果金銮是斗战胜佛,那号称是齐天大圣的第八十八代子孙(谷幽兰自封的)的大猴子——无忧算什么呢?

  看到金銮一副傻愣愣的模样,又听到他一口一个俺俺的,谷幽兰怎么看都感觉他跟西游记中的沙和尚比较相似,要不也给他取个封号吧?反正有现成的,就套用一个,卷帘大将?

  如果给傻愣愣的金銮再炼制一个铁砂禅杖,是不是也很神似?

  成,就这么定了!

  傻愣愣的金銮,并不知道自家腹黑的女主子只是在一个愣神间,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非常霸气的封号,仍然像一座小山似的杵在谷幽兰与白泽的面前。

  见自家主子只说了一个你字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而且仿佛像是神游了太虚似的,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并且笑的那叫一个邪味,金銮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主子不是要俺使用美男计吧?咦~~~那可不行,金銮瞬间抖掉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虽然俺没有心爱的女人,但不妨俺要为了心中的梦想而守节。

  美男计可要不得,咦~要不得!

  谷幽兰想罢,刚要开口,就见金銮在那像似抽了羊角风似的,一会抖一抖,一会又摇头,再然后又抖一抖,不由的心下狐疑道,“金銮,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金銮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主子身边的所有人都叫自己大傻个子,只有主子仍然称呼自己的本名,此刻居然还关心自己是不是不舒服,他瞬间感激涕零的单膝跪地。

  “主子,俺金銮今生何德何能,能得到主子的器用与关怀?主子的大恩大德,金銮今生无以为报,来生必做牛做马,结草衔环!”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62164/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