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和我来实验室做检查,还是为了你的小金鱼呀?那是怪我没提醒你,小金鱼之前被关押的地方,不是这家实验室,而是在其他实验室。

????燕南浔,你想打听小金鱼的下落,那是走错地方了!”

????燕南浔觉察到,侯听芙好像生气了。

????他的心里也跟着慌了起来。

????惹她不高兴了,比得知小金鱼死讯的时候,更让他难受。

????“我跟你来做身体检查,是为了我的记忆。”燕南浔和她说道,却总觉得这样的解释,侯听芙是不会信的。

????侯听芙没理他,她转身就走了。

????男人立即跟在了她身后。

????两人上了车,燕南浔就看到侯听芙倚靠在车门上,他假装不经意的往她所在的位置挪了十几厘米。

????在察觉到两人之间,还隔着半个手臂的距离时,他又稍稍往侯听芙的方向,挪了一点。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陷入了凝固结冰的状态。

????“我……”燕南浔正想开口,就看到侯听芙接起了手机。

????“喂。”侯听芙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她轻轻一笑,燕南浔就发现,侯听芙的脸色迅速变得柔和起来。

????他听力好,紧接着就听到侯听芙的手机里传来细微的声音。

????是个成年男性的声音。

????一开始只是和侯听芙寒暄,几句后,那个男人就道:

????“后天晚上谜尚集团有酒会,想去吗?”

????燕南浔一边的剑眉挑了一下。

????侯听芙在思考了几秒后,她道,“好啊,我也正打算要不要去谜尚的酒会。”

????从手机里传来的男声,明显变得更温柔了些许。

????“我就后天晚上见,我去公司接你吧。”

????侯听芙本想拒绝,可又想到沈牧现在是沈氏总公司的执行总裁了,沈氏是谜尚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她和沈牧一同前往,等同于为自己打开了一道方便之门。

????侯听芙握住手机的手,向内收紧了些许,在商业上,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好,那麻烦你了。”

????她和沈牧约好了具体的时间后,又和对方说了几句话。

????侯听芙挂掉电话后,就发觉燕南浔落在她脸颊上的视线,似要把她整张脸都给盯穿了。

????她抬起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你干嘛?”

????她是有多好看,才让燕南浔这样紧盯着自己看的??

????“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谁?”燕南浔问她。

????“关你什么事。”

????男人低喃着,“我是你保镖。”

????“保镖没资格过问,我和谁说话。”

????燕南浔:“…………”

????他发现自己确实找不到理由,询问侯听芙刚才是在和谁说话。

????“你只要出去,就会带上我的,对不对?”燕南浔又问她。

????“我工作期间除外。”侯听芙说道,她去公司的时候,总不能让燕南浔一直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侯听芙是不在乎,这样有可能会对她的声誉带来不太好的影响。

????她只是怕,燕南浔时时刻刻都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悠,这样会让她分心,导致她无心投入工作的。

????男人又锲而不舍的进一步问她,“那后天晚上,你会让我跟你吗?”

????侯听芙:“……”

????她审视着这个男人,燕南浔应该是听到了沈牧在电话里,和她说的话。

????而她知道,“后天晚上,你在酒会会场的停车库里等我就行,不用一直跟在我身边。”

????燕南浔的眼神,明显暗了下去。

????他小声和侯听芙说着,“我可以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

????侯听芙冷声回答他,“谢了,我去参加一个商业酒会,里面安全的很,不用你操心。”

????这下,燕南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能把脸转到一边,去看窗外的风景。

????他发现,轿车并没有驶向他们来的时候的那条路,他们不是在往回侯听芙公寓的方向走。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侯听芙靠在沙发椅背上,她直视向前方。

????小金鱼带着燕南浔来到京城后,她一直都没有带燕南浔去燕家。

????小金鱼给燕南浔的借口是,她不知道燕南浔的家在京城哪里,她找不到,但在这几天里,她会帮燕南浔打听,他的家在哪的。

????但其实,她不带着燕南浔去燕家,是有原因的。

????如果把燕南浔带回燕家,虽然他们不用住老式破旧的小区了,小金鱼还可以住进燕家的豪宅里。

????再有燕南浔的这层关系,小金鱼在燕家,肯定会被封为座上宾。

????可燕南浔一旦回到燕家,也意味着,燕家的人会白燕南浔回来的事,告诉侯听芙,龙熙凉他们。

????他们就会想方设法,让燕南浔恢复记忆。

????可小金鱼不想让燕南浔恢复记忆。

????燕南浔要是恢复了记忆,她还怎么控制住这个男人呢?

????所以,小金鱼才选择了,来到京城后,先把燕南浔给藏匿起来。

????她想等到自己的势力壮大了,而且壮大到能够与龙熙凉平起平坐的地步,又或者,让燕南浔对自己产生感情了。

????这样即使燕南浔恢复了记忆,他也不可能再离开自己了。

????可惜了小金鱼现在已经死了。

????她的心思,计谋,都没人知道了。

????“侯xiao jie,我们到了。”司机把车停了燕家的大门口。

????燕家的佣人知道侯听芙过来了,他们纷纷出来迎接。

????“走,下车吧。”侯听芙对燕南浔说了一声,她打开车门。

????燕家的佣人看到侯听芙从车上下来,他们还没出声打招呼,又见车上,下来一个人。

????“南浔少爷!”管家最先叫了起来。

????“天呐!!”

????在场的佣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见到谁了。

????“南浔少爷,你终于回来啦!”

????“太太……侯xiao jie她可把你给找回来了呀!”

????管家和佣人都很激动,老管家望着燕南浔,眼泪都浮出来了。

????他们在燕家都干了几十年,对燕家的人,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侯听芙在离开燕家的时候,有告诉过佣人,如果想离开燕家,她会给离开的人重新找一份工作的。

????可最终,离开的只有少部分佣人,但凡是在燕家干了十年以上的佣人,一个都没有走。

????侯听芙不在,燕南浔失踪,燕脂过世,这些佣人就守着成了植物人,要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的老爷和老夫人。

????可比起佣人们见到燕南浔的激动,燕南浔的反应却显得很漠然。

????他对这些佣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他根本不能理解,这些佣人,在激动什么。

????老管家敏锐的察觉到,燕南浔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南浔少爷?”他疑惑不已,就向侯听芙投去了求助的视线。

????侯听芙就道,“南浔他失忆了,以前所有的事,所有的人,他都不记得了。”

????听到侯听芙的话,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在场的人同时噤声,他们一个个都感到难以置信。

????“失忆?少爷失忆了?这怎么会……”

????“少爷,您不记得我了?那您,记得老爷……老夫人吗?”

????佣人紧张的询问他,燕南浔对他们摇了摇头。

????他看到这些人露出了失望又错愕的表情。

????老管家毕竟是见惯世面,又镇得住场的人,他望着燕南浔,只喃喃道:

????“少爷能回来就好!只要少爷能回来,能见到老爷和老太太,这就足够了!”

????老管家毕竟也上了年纪了,侯听芙不想他太激动,以免伤害了身体。

????她便对管家说,“我带南浔,去见见……燕老爷和燕老夫人,或许他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能想起什么。”21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63086/2888/